跳转到内容

动车事故:中产阶级的忧伤

八月 10, 2011
by

作者:祝华新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1-8-1

《永不抵达的列车》泪湿互联网

中国传媒大学两名大学生在温州动车事故中不幸遇难,花样年华齐齐折断,通过7月27日《中国青年报》“冰点”的一篇报道,泪湿互联网。仅网友林天宏、摘星手的两条推荐贴文,微博转发近10万条,评论1.5万条。

7月23日晚10时左右,追尾事故发生约1个半小时后,D301次列车上大一女生朱平拨通家里电话。做好一桌菜的朱妈妈从厨房跑去接电话,来电显示是朱平的手机。“你到了?”母亲兴奋地问。听筒里只传来一点极其轻微的声响,很可能是重伤的朱平用尽力气留给母亲的最后一点讯息,令众多网友“泪眼滂沱”。

网友“藤邑”感叹:妈妈的期望与欣喜,孩子的无望与不舍,这份情,谁来承载?网友“艾数学”怀疑,也许是另外一种情形:不是“别了,妈妈”,而是“妈妈,我还活着”呢!上海网友Jenny沉痛感言:“文字里有种灿烂青春的味道。人生刚刚展开,瞬间灰飞烟灭。”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徐泓教授赞许:“灾难报道中,人性、人情是最真实、最动人的。感谢中青报记者的采访与写作。”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相信:“或许再过三年,人们提起这场发生在雨夜中的交通事故时,仍会想起这个标题——《永不抵达的列车》。年轻记者赵涵漠拥有了自己的成名作,拥有了快速阅读时代一篇长文的罕见点击量,也拥有了同行前辈们的最高致敬——鼓励原创的《南方都市报》、事发本地的《钱江晚报》都在转摘这篇报道,逝去的朱平和陆海天灿烂的笑容再次绽放。”

中产者的关切和悲伤

据武汉大学传播学教授沈阳统计,在43位“粉丝”超过240万的演员明星中,有36位对动车事故表达了关注,关注率83.7%。

歌手汪峰7月30日晚在张北草原音乐节上请求观众一道默哀半分钟,现场举起数万只森林般的手臂指向夜空,一片可怕的沉寂。然后《当我想你的时候》声音响起:“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不由得我已泪流满面……”

演员赵薇面对最后一位获救女孩小伊伊父母的微博悲呼:“想痛快哭一场的请进,勇敢!勇敢!勇敢!”导演王小帅想对小伊伊说:“你有全天下最美丽最爱你的父母,他们在天堂也会一直爱你,一如他们在人间,你要好好长大!”小伊伊父亲生前在微博关注过的前国足队员郝海东希望“能为小伊伊做些什么”,甚至想收养她。演员陈坤为遇难同胞祈祷:“请原谅我的无能为力,请原谅我们的无能为力。”

微博“粉丝”刚过千万的电影演员姚晨,以“一个老火车司机的女儿最朴素的情感”,在遇难司机潘一恒的儿子头七哭喊“爸爸,和我一起回家”的照片后跟帖:“眼泪模糊了视线,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宽慰这个7岁的孩子。只希望他知道,他的父亲是个好人,也是个尽职的好司机!他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许多生命。”

知名网友“作业本”提醒:“请你记住,孩子这张哭到撕心裂肺的脸,你此生对他都是亏欠。91万,你买不回他和爸爸再见一面。”

相声演员王自健在微博宣布暂停演出一周,谈到朋友希望看到这周的段子,但“我无法就最近的这些事情组织起有逻辑的有幽默感的语言,或者说,这时候除了脏话也说不出什么别的了……”

以往,网络热点具有强烈的草根色彩,此外就是知识分子和媒体人士踊跃发言。而这一次中等以上收入人士倾情介入。如果说以往的三鹿奶粉、职业病、小贩夏俊峰案和历次矿难,伤害的是低收入群体;动车事故已经伤害到中产阶级。价格不菲的动车车票,提示事故伤亡者多为中等收入者,而众多温州籍乘客更是生活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因此,妥善应对中产者的关切,对于社会人心的稳定和国民凝聚力,具有重要意义。

如果处置不当,则可能导致“国民遭受二次伤害,心理遭重创”(沈阳教授),特别是带来作为社会柱石的中产阶级的离心倾向,值得为政者警思。去年山西王家岭矿的救援疑云,只是地方诸侯在山野中的蛮干;此次温州动车已是众目睽睽之下,公权力向全社会的挑衅和蔑视。幸有温总理抱病赶在头七祭奠前夕来到温州,两次向遇难者家属鞠躬致歉,承诺给全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待”,给民众冰凉的心头带来丝丝暖意。

姚晨在微博引用了缅甸政治家昂山素季的一段话:“我们并不缺少发展所需要的科学与技术,但我们内心深处依然缺少些什么,一种真正的心里温暖的感觉。”此帖转发8000多条,评论2000多条,引起网民广泛共鸣。

日本城铁事故追责6年未止

日本2005年福知山线城铁出轨,导致106人死亡、562人受伤,搜救3天3夜,停运55天,调查历时两年,追责6年未止。西日本铁道公司历任社长每年都会来到事发地哀悼遇难者,向家属鞠躬谢罪。

在日本国土交通省网站上,挂出14.6兆、文字263页、图表和现场照片154页的事故调查报告。网友惊呼:“下载看了,不得不为日本的认真而震惊!”调查报告列出了脱轨的5节车厢上所有乘客的细节,如在列车哪一节哪个位置,是在车窗边、还是车门前,是坐着还是站着,有没有握着扶手,是男性还是女性,脱轨后乘客如何移动,负伤者负的都是哪些伤,遇难者因为哪些原因死亡。连一块小枕木的变形,路边电杆的擦痕,也记录在案。

网友感慨:“没有完全安全的交通工具,但只有管理规范、透明,故障处理及时、到位,才能获得人民的谅解,才能最终减少故障的发生。”

(原载2011年8月1日《中国青年报》,有个别文字改动)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