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媒体人光荣榜

八月 10, 2011
by

本榜列出的是因为报道本次动车事故而被解职、停职的媒体人名单,排名不分先后:

1)CCTV《24小时》制片人 王青雷

m0805-sy1p.jpg2011-08-05

央视制片人王青雷因为其负责的节目中批评温州动车事件而遭到停职处分,国际记者联会呼吁让王青雷复职,无国界记者组织也谴责中国当局限制媒体的做法。而央视节目质问微博的伦理底线在哪里?引起众多网民的批评调侃。

本台日前曾报导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7月25日的《新闻1+1》中对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的言论提出质疑,其节目突然被停播一天。

之后,央视新闻节目《24小时》制片人王青雷在上个月26日的节目中,主持人评述温州动车追撞事件时表示「如果没有人的安全,这样的速度我们到底要不要?走得太快不要把人们的灵魂落在后面」,王因而遭到停职处分。不过,在新浪微博上搜索王青雷出现的结果却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本台记者星期五致电央视《24小时》节目查询。

记者:请问这是《24小时》节目组吗?

接听人员:对。

记者:我想找一下有一位记者叫王青雷。

接听人员:他这几天没来上班。

记者:他什么时候会再来。

接听人员:我也不清楚。

北京资深媒体人安替告诉本台记者:”暂停职位,定时开除。因为制片人他指挥主持人进行报道的,带有相应的责任,他只是就事件负责,并不是因为他说了话,有时是新闻直播,也是控制不住的,这个节目出错,肯定要有一个人负责的,所以他就站出来负责。”

据了解,王青雷负责的此段新闻播报立即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许多网民表示央视终于敢站出来说公道话了。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王青雷并在其微博上表示,「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不畏强权针砭时弊的记者,这个国家就还有灵魂。」「中国,很有!是的,我也想说,一个民族的良心只要不被浅薄的贪婪和无情的冷漠所吞没,这个民族就永远有未来。」

中宣部曾在7月29日下令,要求所有大陆媒体限制温州列车相撞事故的报道,只可以发布官方正面的消息。「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中国当局限制媒体的作法,并称王青雷被停职,事先没有警告,也没有任何解释。

国际记者联会(IFJ)呼吁央视让王青雷复职。联会亚太区项目负责人胡丽云向本台表示:”温家宝28号到现场的时候也很明确的说一定要公开透明,给民众一个交代。现在媒体也是尽他们努力去调查,为什么记者报道后,他们就有停职的权力呢?他们所说的所做的,就是相反的。常常给国际媒体怀疑中央政府所说的顺从民意,尊重言论自由,是不是一个空话?”

此外有新浪网友透露7月29日上海团市委主办的《青年报》,因为头版头条留白纪念死难者,当天值班副总编因此撤职。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上海《青年报》查询。

记者:7月29日,你们报纸头版留白纪念死难者,当天值班副总编是不是被撤职?

接听人员:我告诉你一个电话号码,你向那边咨询,我们这边是报社总编办,那边是青年报的总编办。

本台记者按对方所提供的电话号码打去一直无人接听。

《华商报》在7月30日的报纸B2版评论周刊中以隐约的方式对中宣部的指令进行抗争,整版只有两篇评论。

上方以《重建公众信任的唯一途径是彻查真相》,下方是《追问是你我的权利》,位于两篇评论之间有一块空白区,左上角写着”说谎会长鼻子”用卡通片《木偶奇遇记》的剧情来委婉的批判当局对于温州动车事故的处理态度。

央视在周三的新闻节目质问微博的伦理底线在哪里?引起众多网友的批评调侃。

作家王兵在微博中以极具讽刺的段子对央视此番报道作出回应,”微博杀人了吗?微博酒驾了吗?微博淫乱了吗?微博强拆了吗?微博给日本人立鬼碑了吗?微博贪污受贿了吗?微博驾着和谐号追尾了吗?汽车撞死过人、喝水呛死过人、馒头噎死过人,你们怎么不追问汽车的道德底线在哪里?水的道德底线在哪里?馒头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当央视以伦理道德质问微博时,有大批网友预测这是中宣部要整治微博的前兆,但有人反问:谁又能彻底否决微博在社会发展运作中起到的作用呢?微博成为冤民的发生声机,他们将自身遭遇和官员的贪污腐败、官场勾结在微博上公诸于世。

微博在近年对公共事件的影响深入每个社会大众,微博形成的舆论力量促使当局不得不面对社会存在的根本问题。从钱云会、我爸是李刚、郭美美、到温州动车追尾,每个网民的言论有形或无形的督促着从政者听人民的声音。

温州动车追撞惨剧引起国际重视,负责调查的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管总局官员星期四首次明确表示,事故绝不是一场天灾,而是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

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并表明,重大事故之后追究责任,引咎辞职”只是其中的一种组织处理方式”。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事故发生后不久曾将问题归咎于”雷击造成设备故障”,回避人为因素,引起社会强烈反弹。

网友自由的囚徒向本台表示:”中宣部的禁令下来的话,国外的推特也好,国内的微博也好,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太离谱了,而且是非常震惊的,调度系统出问题,人是在干嘛的?这是牵扯到中国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大家对这件事情的讨论无可非议的,因为这是一个公共事件。”

香港《苹果日报》星期五署名李平的评论表示,既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既然要给社会负责任的交代,调查就不应局限于惨剧的起因,而应以此为起点,将调查范围扩大至舆论广泛关注的铁道部政企不分、救援指挥、讯息公开等问题,从制度上防范惨剧的重演,防范意外事故发生时伤害被放大。

2)《青年报》副主编靳超

上海团委下属的《青年报》在7月29日的头版版面中,对温州动车事故做了突出的大幅留白处理,被认定为是对抗中宣部禁令。当天值班副总编靳超被免职,并宣布”另行安排工作。”

昨天(8月4日),网友《LOHAS.乐活》杂志主编苏德(网名”sude”)在新浪微博写道:”惊悉《青年报》当天值班副总编(7月29日)因此封面被撤职,因其’不听话’。我想,此头版可能很快就会被遗忘,也许还没有很多人看过。但有人却为此付出了代价。这也就是我前些天说的,所谓的民主和自由是要有牺牲个人利益为前提的。”

这条微博很快被删除。

今天(8月5日)下午,本台记者向上海《青年报》多名记者求证,均证实了此事。该报一名中层对本台分析,”宣传部可能是要打击对禁令的直接对抗的行为。”

该报员工说,目前,靳超不接听陌生电话,因此记者未能得到他对此事的正面回应。事发之后,靳超的新浪微博仍继续更新。

目前还不知道,下达这一处分命令的是上海市委宣传部,还是上海团市委,有传言称,上海另一家都市报《东方早报》也有高级编辑因”723动车事故”报道被市委宣传部批评,不过未传出该报员工有被停职或者开除的消息。

有上海资深媒体人对本台分析,上海市委宣传部对上海市属媒体”723″报道进行了阅评和通报,由于《青年报》属团市委下属,其副总编等属于团市委的事业干部编制,而团市委的官僚为在换届年降低政治风险,因而可能借题发挥,以市委宣传部的通报为由头,对该报痛加整肃。

7月29日,中宣部的这一禁令在微博上被多位媒体从业者证实并被广泛传播。来自中宣部新闻局的禁令称,”鉴于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境内外舆情趋于复杂,各地方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所属新闻网站对事故相关报道要迅速降温,除正面报道和权威部门发布的动态消息外,不再做任何报道,不发任何评论。”

7月29日是7月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第七天,多家中国媒体依据中国传统的”头七”悼念礼俗,策划了纪念和调查版面。

顶禁令 做报道

当晚,全国几十家媒体被迫紧急调换、淡化甚至完全取消相关新闻的版面和报道,但仍有一些报社坚持和抵制,顶住了压力,刊发了好几个版面的报道,比如上海《青年报》和《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在当天进厂印刷后还没收到撤版通知;北京的《经济观察报》,做了八个版的封面。标题是《分拆铁道部》;上海的体育报纸《东方体育日报》,甚至以中国国家足球队悼念7.23事故的新闻为由头,做了《封博封口,封不住真相》的头版。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